复习日记

七月
家长:走路不要东张西望会跌倒,知道吗?
小朋友:不知道不会跌倒。

我:我要买带撑杆的蚊帐
售:蛏干在楼下
我:…我要买蚊帐

房东:冷死了
我:是哈冷死了
房东:死了四个了
我:……

和妈妈一起玩电脑。妈妈突然用手在屏幕上划了一下:”我以为是触屏的.“

——————————–
梦中写了半首歌,无厘头。   问号是还没写完我就醒了。。。
图片
——————————–
拍完照不把书放回原处,踩完桌子不擦,捡到U盘不寻找失主。没有做到慎独,况且我还在一旁看着呢!这是我身边的文明大学生,难以置信!是我独自生活太久了么
——————————–
昨晚我担心蟑螂,睡觉时心脏调的剧烈,怎么暗示都没用,到1点。后来侧着睡,很快睡着了。早上7点20起。
——————————–
前几天写了一篇歌词。昨天大半夜很兴奋,在床上打着拍子给它配了曲。但有的部分还没敲定用什么旋律。算半成品。
——————————–
这一关多月来总是梦到导师,有时连着几天,有时中午趴着睡觉也梦到她。
——————————–
很难过,没有属于我的学校,没有属于我的单位。四年从没这么想家。现在是第五年,我在母校蹭教室。但是复习的进度很慢,我很担心。错过了,我的知识就只能沉在水底自娱自乐。没错过,虽然依旧沉在水底,但得到了一条浮上来的路。如果有幸,在多年后它们终于浮上来,为专业贡献一丁点前进的力量,这就是我的理想了。我的生命有限,浪费一年,离我的理想就远了一步。
——————————–
昨天莫名失眠了…睡了不到5个小时。每天都有意外。
——————————–
今天灵感来了,给以前写的歌《五步》又加了一段歌词和旋律。之前一直觉得那首歌写的太短。
——————————–
八月
为何定义的电四极矩图片中有个系数3呢?

这是因为无迹化后图片,r‘^2 这项可以不出现1/3的系数。

或者从P2(cosθ)=1/2(3cosθ^2-1)也可以发现,D的确应该有系数3.
但是郭硕鸿的电动力学,多极矩中,似乎在避免介绍1/r是勒让德多项式的生成函数。这让我觉得很生硬(要我写书我一定会介绍!)。或许他默认我们已经掌握了数学物理方法的相关知识了吧?所以我觉得生硬是因为我在数学物理课上睡大觉的。
——————————–
今天我在图书馆看到一本关于场论与哲学的书。有作者在博士期间研究的各种课题,有作者的哲学笔记。可惜要闭馆了我考研也没有时间,只能匆匆翻阅。我想,某些事物转变的规律,可以用洛伦兹转动表示出来吗?
昨天我算了TE10波的电磁场,发现我的分量和书上差了π/2相位。可书上的振幅怎么能是虚数呢?应该把i=e^iπ/2放到相位里呀! 郭硕鸿的电动力学p134,式(5.16)全部漏了因子e^i(kz-wt)。你要么说明是z=0,t=0的情况,要么就加上这个因子,否则不自己算一遍的学生要疑惑了:图4-9中H线在z方向明明是变化的,为什么(5.16)中H看起来和z无关呢?
p134,式(5.16)应该改为
图片
(5.16)的确表述得不好。但是我算的就是对的么?我花了大半个晚上用来很笨的方法徒手画了我的解对应的电场线和磁感应线,和书上的图是一样的。
在画TE10波电磁场时我又顺手画了TE20的磁力线。当对于TE11和TM11,我只能想出一些显而易见的规律,具体的图像在我脑海中十分混乱。今天去图书馆翻了电磁波的书。TE20说,你昨天就知道我的样子了。TE11说,你瞧,我长这样。
我想起一年半前,我的H~sinθ,而答案H~cosθ。我去问老师,并未得到满意的答案。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们的振幅一定差了i。
—————————————
我上过蔡秀芬老师的电磁学课(用的是电磁学与电磁波的教材)
她的课常让我思考出新的东西。然后我想,如果让我来教,我要…这样讲。
书上的式子,她一步一步地推。我想,喔~原来是用这种方法得出来的!但蔡老师说,我们应该感谢教的不好的老师,给了我们更多思考、发现的机会。如果你不抱着怀疑的态度,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再好的老师都没用。
每节课结束后,蔡老师都问,还有什么问题?如果同学没反应, 她会问好几遍(10遍?没数)。她提醒我不要忘了叉乘时行列式第一行的单位向量标记^,她说现在我们上到…了,你们听不懂说明回去没有复习。她说学习不仅要创新,还要笃行(关于这个她花了半节课讲,当原话我记不得了)。
我想成为她那样的老师。
—————————————
今天走在校园路上,路边的宣传牌上写着:大学之道,在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看来打字的人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我好想带只油性笔,把”明“字加上去。
—————————————
北大的俞允强老师说,四大力学不仅使学生在知识上获益,而且常在思维方法上也有很大收益。
但对于我校物理系的大多同学,学这些课就是为了应付考试,锻炼思维的功能大大减弱。到大四做毕论,有个同学问我一个式子怎么求导,我一看不就是e指数求导吗?有个同学看不来入射面和分界面,有个同学问我为什么1/i=-i,还有给矩阵不知道求本征值的……所以我说,开毛物理专业啊!效果这么差,直接开高数普物普物实验就好了嘛!反正大家也不学。工科的课也开一些。然后师范类的课加大课时,书法普通话教育学心理学中物教法班主任管理…给我细细地上,54学时?太短了!72学时都不嫌多!实习两个月?太短了!4个月都不嫌多,这才符合大众口味嘛!毕业了统统不准说自己是学物理的,只准说是学怎么当老师的,否则太亵渎物理了。
所以我很遗憾,我校物理学培养出来的学生经过四年的熏陶,大多没有具备物理研究的专业素养。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成为优秀人才。大家都在不同的方向勤奋着。我以为学习理论课兴趣不高只发生在我校这类二本,但我和一位厦大的和我同专业同级的学生聊起这事,他说那边的情况也是类似。
最后我只想说一句。以上是我自作多情。
—————————————
图片
—————————————
辐射这章是前六章最难的一章!好彩暂时没有看到不懂的。计算量超大唉,也很灵活。啊!

  —————————————
今天终于把电磁波的辐射结束了(8月30日)。这是前六章最难的一章。推迟式的通解,卡住了; 短天线,卡住了;有出射波形式的格林函数,卡住了;小孔衍射,卡住了;辐射压强,卡住了。幸好现在它们都通畅了,尽管我还不太熟练。求磁偶极矩也不熟练,只会特定的几个例子。
郭硕鸿的电动力学p185,辐射压力的式子有些问题,左边图片是瞬时压力,右边图片是平均压力,不能这样等起来。应为图片
我之前没有注意到这个,用图片,和书上总是差2倍。后来我发现原来是书上错了。明天开始第七章,辐射升级版…我3天没看英语了,唉…
—————————————
9月
好想找男神聊天啊!
—————————————
郭硕鸿的电动力学p243~244,任意运动带电粒子的场,由库仑场作洛伦兹变换而得的部分,在P221已经讨论。
我用李纳-维谢尔势直接算这部分的场,得出来的答案看上去和p221(5.29)不一样。
原来(5.29)中r=ct,而李纳-维谢尔势中的r=c(t-t‘);(5.29)中的向量x是t时刻的源点指向场点的矢量,而我之前没考虑这么多,照成对比时的混乱。
这就很有趣了,作洛伦兹变换得到的是E(t)与r(t)的关系,而用推迟势得到的是E(t)与r(t’)的关系。但它们描述的是同一个E(t)。更有趣的是,E(t)的信息来自t‘时刻的源,但方向却是由t时刻的源指向场点。这是由于洛伦兹变换中Ex在x’=γx处得到一个γ,Ey和Ez在Ey=γ(E’y)、Ez=γ(E’z)处得到一个γ,所以E的方向没有被t‘影响。
郭的书中没有对以上的引导,我认为应该加进去,否则瞬时位置和推迟位置的不同会被同学忽视。而这点Griffiths的书上就做得很好(见 Griffiths电动力学导论翻译版p277,p281,p337)。当然我相信用郭的书的大多同学不会遇到这个问题。用E=-(∂A/∂t)-▽φ算太烦人了,不难但需要耐心。所以同学们不会去算的,所以不会遇到这个问题…
—————————————
昨晚被沙沙声吵醒,是急躁的塑料袋的响声。我知道是蟑螂,塞上耳塞继续睡。过一会耳塞掉了,又听到沙沙声。难道蟑螂药失效了?怎么久还没死。我开灯看表,2点半。3点,我睡着了。第二天在袋子旁看到了发病躺在地上的23号,还在蹬脚。23号是非常大的一只蟑螂,死得也慢。它是我目前遇到发病撑得最久的蟑螂了。
最近总是很烦。开始做电动力学的真题了。没有答案,我做着心里没底,很烦。图片图片—————————————
今天和昨天一样特别烦,烦的莫名其妙。看专业书,看英语,抄《大学》,还有写这段话。都烦。画画时倒是没有那么烦。
—————————————
真是美好的一天~Happy
—————————————
今天有两个问题
图片—————————————
那两个问题, 我明白了。
图片
—————————————
我曾经纠结于洛伦兹变换的转动方向与速度符号的关系。今天我想通了。如下。
图片—————————————
前几天②的解答,我在草稿纸上分了E平行和垂直入射面两种情况。
今天我发现,完全没有必要。郭的电动力学p119图4-4(a)E,E’,E‘’的方向全是y轴正方向。(b)中的H情况也一样。我现在只举图(a)。
当时我没意识到,反射波的相位有一个不可避免的模糊,图中E‘的方向沿y轴正方向是作者约定的。
所以②中,对于在Σ’系中的垂直入射的反射波,你可以令E反=E入,B反=-B入,也可以令E反=-E入,B反=B入。这时约定得来的,而不是E垂直入射面和E平行入射面得来的。
—————————————
今天我想起之前发现的郭硕鸿的电动力学书中有不妥之处没有写下来。

图片
—————————————
今日英语阅读,5题错5题。总计,15题错13题…
—————————————
今天什么也没看。窝囊的一天。
—————————————
今天英语5题对4题。不错…吃完饭下大雨。冒雨回到教室。很烦。现在天晴了,还是很烦…画画!
图片图片
—————————————
十月
郁闷,手机落图书馆了。但是图书馆喜迎国庆闭馆3天啊!闭啥子管啊!
图片

—————————————

盘子国国王说,我们国家允许宗教自由。你可以选择信仰盘子教,也可以选择去死。
—————————————
如果不用长大,失败一次可以从来,也可以把头发剪得很短。
—————————————
图片
图片
—————————————
毕业论文我写的是关于金属银(膜)色散光谱的文章。用德鲁特模型解释频率小于等离子共振频率的光将被反射。答辩时梁老师问,为什么不考虑干涉衍射呢?我想,对呀,为什么不考虑呢?于是回答,是要考虑。但导师说不用考虑,因为银膜的银颗粒很小,所以用量子方法处理。
我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块状银也是用德鲁特模型解释其反射光谱的,怎么就颗粒小了(难道我理解错了老师的意思?)。况且粒径与入射光波长同级,更要考虑干涉衍射呀!要么老师说错了,要么我把老师的话理解错了…
四个月后,我似乎找到了部分答案。当量子的德布罗意波长比体系的特征长度(用在固体上是晶格)大时,粒子是量子力学的。这样算,固体中的电子总是量子力学的(见Griffiths 量子力学概论习题1.18)银中的自由电子气,当然也是量子力学的。
再顺带提答辩时,导师说,德鲁特模型比等离子共振频率(wp)适用范围大,铜就没有wp。
铜怎么就没有wp了?从块状铜的反射光谱看出铜的λp大约在500nm,只是没有银的λp那么明显。金属的自由电子气只是等离子体的一种,德鲁特模型只适用于自由电子气,适用范围怎么就比wp广了?半导体也有wp,只是不能用它解释反射光谱。原因忘了,方川容的固体光谱学上有。我没精力深究这块内容。
—————————————
这房东家的动物真是多。蟑螂,衣蛾幼虫,小飞虫,蛐蛐就不说了,蛞蝓也见过两次。今天我在厕所看到一只大蟑螂,还跳了一下。我想,什么鬼。。。我用水把他从缝里冲出来。一看,原来是黑蛙弟弟。然后他又跳回缝里去了。他长得端正可爱,希望他能多吃小蟑螂。我今天晚上还看到一只小蟑螂和一只大蟑螂呢!

    —————————————
11月
“嗯?怎么没有陷?”
“别啃了,我是包子形状的馒头!”
—————————————
图片
图片
—————————————
我常想,我的一年有十年那么长久好了。用十年看物理,用十年看乐理学音乐制作,用五年学画画,学完了我才26岁。
—————————————
别人一年能办到的事,我花三年也能办到,所以坚持才是关键。
这是屁话。别人活90岁,你活270岁给我看看!
啊我能活到250岁就很满足了。
—————————————
图片
—————————————
我梦见一个椭圆形脑袋的人,像这样。
图片
别人说,他的角量子数不为0,所以脑袋不是球对称的。我想,喔~~原来不是基态呀!醒来后,哪跟哪呀!
—————————————
用球坐标形式表现的矢量,积分时必须化成直角坐标的形式才能把方向拿到积分号外。因为球坐标的单位矢量还和角度有关。
—————————————
今天遇到图片也就是▽×B=μJ。我突然忘记它的名字了,张着嘴半天没出声。它说,我叫安培环路定理呀!“啊对,好久不见!”我喜欢收集对称的(系列的)东西。
于是我问:”你姐妹▽•E=ρ/ε叫高斯定理,▽×E=-∂B/∂t叫法拉第定律,你哥▽•B=0叫什么呀?”
“我哥没名字…你叫它磁场的高斯定理好了。”
“安定啊,你陪我聊天吧!我脑子好乱。”
“和一个公式有什么好聊的…没救了。再见!”安培环路定理说完就走了。
—————————————
难过得哭了。
似乎睡在球坐标中,被分成三个基矢。我告诫自己不要上当,我是人,现在是深夜,我唯一要做的是入睡,没有那么复杂。依旧睡不着。
早上醒了又睡去,似乎之前是A^2,现在是B^2,似乎A^2+ B^2才是完整(归一)的。我很难过。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准时入睡。其实不计失眠,我的心情是很好的。可是因为失眠,心理和生理都很难受。
—————————————
妈的,老子再也不吃地西泮了!晚上头奇晕却睡不着,白天人奇困,20多年来从来没有那么困过,好像要死了一样。比失眠还难受。
—————————————
郭的电动力学p163页倒数第二行图片应为图片
—————————————
站在岸上学不会游泳。一个人生活,即使看书看报也是与世隔绝。
—————————————
boot the computer
难道踢电脑就可以启动它了?
—————————————
学弟有一道关于自感互感的题目不会。他知道这块内容我不用考没有问我。本着no zuo no die的精神,我说,我试试。一看,果然连题目都看不懂。但我知道是属于电磁学哪部分的,一翻书就看到一模一样的例题,于是抛给学弟。
学弟看了,扔有几个地方不解,打算问老师。我想,虽然我没学过电磁学,但是我学过电动力学呀。本着no zuo no die的精神病,我说,我试试。我看了书上的解释,果然和我学的是相通的嘛,书上的ε=-∂Φ/∂t追究到底不就是▽×E=-∂B/∂t嘛。于是我解释给他听。他用楞次定律判断两个线圈的感应电动势因相反,要相减,为什么书上是相加呢?我的逻辑有点乱,也答不上来。我说,我回去想想。
学弟说,别想啦,快去背英语吧!我回去做了两道考研真题,心里却一直在想学弟的也是我的问题,憋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于是又翻开书梳理疑问。以前我以为磁通量没有方向(标量嘛)。但它有正负嘛,而书上的磁通量都是正的,方向由ε决定(额外的收获!)。我继续梳理。马上,发现之前错在哪儿了——能量守恒(楞次定律)要求两个线圈的感应电流共同抵抗电源电动势的变化,而不是两个线圈的感应电动势相互抵抗。楞次定律体现在ε=-∂Φ/∂t的负号上,而不是两个感应电动势之间。
于是我又咚咚咚地跑去找学弟解释。他也听明白了。
今天的复习计划连一半都没完成(早上在思索磁力做功的问题也没按计划走)。再这么zuo下去考研真的要die了。可是我也学到了新知识呀!
—————————————
学弟不相信中医,认为那是没有依据的东西。他说中医没有可以衡量的量,不是科学的。中医的框架是黄帝内经,学弟诧异我会相信古老的无法科学衡量的中医。但我只相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医是建立在无数实践基础上得来的,是经得住考验的科学。
后来我发现他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看了某系列的网络脱口秀,被自媒体人误导了。
—————————————
十二月
郭硕鸿和蔡圣善的书上将面电流的密度称为电流线密度,将(体)电流的密度称为电流密度。而梁灿彬和格里菲斯和一些教辅的书上直接叫它们面电流密度和体电流密度,
我曾疑惑电流密度的单位是安/米,不应该是线密度吗?体电流密度的单位是安/米²,不应该是面密度吗?现在我明白了,的确是这样、一个是面电流的线密度,一个是体电流的(面)密度。所以我曾经写过电流面密度和线电流密度,是错误的,应为面电流密度和电流线密度。
—————————————
图片
—————————————
图片
—————————————
CGS制中,电阻率单位s,电阻单位s/cm  电容单位cm
电阻率单位是时间?电容单位是长度?为什么呢?有空我要研究下
—————————————
吃饭时突然发现前几天我把希尔伯特空间当成闵可夫空间解释给学弟了…我当然能分清它们,就是当时脑抽了。
—————————————
图片
—————————————
图片
结论是,磁场不对电荷做功。但在经典物理中我不能解释永久磁铁吸起图钉为什么不用电源提供能量。若考虑电子有不变的(内禀)磁矩,也许可以说磁场对磁矩做功了。但是为什么有不变的磁矩?不知道。
—————————————
图片
—————————————
图片
—————————————
我今天想到一个很多人都忽视的错误。我问:“一个点电荷,它的电偶极矩,电四极矩是多少?”
你说:“都是0.”
我说:“错!你应该问,原点在哪里?”
你说:“和原点有关吗?”
我说:“只有最低极矩才和位置无关。点电荷的电偶极矩是电荷乘以它的位置矢量,电四极矩是3乘以电荷乘以位置矢量的并矢。只有原点取在点电荷处,它的电多极矩才全是0.”
—————————————
今天用镜像法算了一电荷的受力F——受力和撤去镜子改放假想电荷的情况一样。但用镜子时的相互作用能W是没有镜子但对面有电荷时的相互作用能W的两倍,因为有镜子时移动电荷,镜子里的电荷也跟着动。
我尝试了3种不同的算法,很好,计算出来的结果的一样。
其中一种方法用到了F=-▽W。不对劲——上面两种情况W差两倍,用这个公式,F也应该差两倍呀,但它们的F是相同的。哪里出错了呢?(p.s.具体的问题我当时写在纸片上,结果。。。现在找不到了)我勉强解释,镜像法时不能用F=-▽W,因为它的W不是全空间能量,  是镜子外面半个空间的能量…

—————————————
2016年3月
上次的日记记到12月。现在3月底,日记继续。

光由一个介质进入另一个介质,波速改变,频率不变,波长改变。频率由波源决定,波长由介质决定。

图片

图片
======================================
宇宙膨胀拉长了光线,拉远了物质。这是relativity和non-relativity两种极端的表现吗
======================================
兆在中文里是10^12,但用在自然科学中是10^6
======================================
四月

如果我生活在18世纪,也许我赞同微粒说
如果我生活在19世纪,也许为赞同波动说
也许现在我以为的公认的知识
会随着科技的进步而被颠覆
所以,我想活500年以上
======================================

在薛定谔《作为本征值问题的量子化》的第一篇论文中,他从哈密顿-雅克比方程出发推导了与时间无关的波动方程即“定态薛定谔方程”。在第四篇论文中,他提出了与时间有关的波动方程(薛定谔方程)
什么?!定态薛定谔方程是推出来的?我学习时,书上是先给出薛定谔方程,然后推出定态薛定谔方程。
======================================
考完研,我还从未谈过自己的感受,给前边的日记一个呼应。
考前,我从不认为自己能上第一志愿,因为英语不可能上50分。
考前,我假想自己连调剂也上不了,就忍不住哭,就像向男神表白后被拒一样难过
初试,遇到了二十年一遇简单的英语(一) ,我想,表白成功的几率变大了
初试后,我估自己在300~330分,我想,可以去A区了
成绩出来时,我在大巴上晕车,托人查的成绩,电动力学的成绩有些意外,比我估的高了约20分。其他都比估计的高了约十分,倒也在意料之中,所以没有异常开心。我想,得准备复试了
复试后,得到录取的消息,终于松了一口气,异常开心物理终于同意了我的表白,我可以开始学习入门知识了
没想到这段时间物理待我十分热情,倒是我有时迟钝还偷懒,要想好久才理解他的意思。
======================================
我和同学说,郭硕鸿的半波损失那块写得有问题,但同学认为他讨论的是特殊情况,没问题。(后来我弄懂了,对于书上说的那个情况的确没问题。而我想的是普遍情况。我认为书上应该把普遍情况也说明一下)我们说着说着,就到了闭馆时间,宇宙学的书摊着也没看多少,只好明天再看了 。时间怎么那么快呢?
回到打开君办公室,看到桌上放着昨天推的对称联络与度规的泛函关系式。可是今天没有时间了,明天再继续看吧。今天我得先把打印的几篇关于半波损失的论文看完。
呜……好像再聪明一些,天赋再多一些,步伐再快一些……这要到猴年马月才能赶上我认识的一些同龄人呐
======================================
好神奇呀,弗里德曼方程,从牛顿力学可以推出它,从GR可以推出它,今天我看到书上说,用热力学第一定律也可以导出它!
======================================
囧,反应过来,从牛顿力学推的就是用了能量守恒定律(热力学第一定律)
======================================
5月
我开了自己的网站  dakaijun.cn
以后日记都写在那里,就不在这里更新了

请选择你看完该文章的感受
✿ 阅读数:3,371  分类:物理

复习日记”下有4个评论:

  1. 电流面密度和线电流密度,是错误的,应为面电流密度和电流线密度,电流面密度和面电流密度的区别是啥啊?线电流密度和电流线密度的区别是啥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